您现在的位置:   新闻中心>媒体工委

不按“套路”的考核——吉林省直机关工委探索创新“年终大考”有效推动党建工作纪实

《紫光阁》杂志2017年第11期

                          日期:2017-12-19                阅读:3475 次

编者按:省直机关基层党组织抓党建述职评议考核工作引起中央国家机关工委关注,《紫光阁》杂志社10月末专门派记者来吉林进行了采访。《紫光阁》第11期以《不按“套路”的考核——吉林省直机关工委探索“年终大考”有效推动党建工作纪实》为题进行了报道,并在封面进行了标题提示。现全文转载。

“我们就是想来问清楚,我们单位到底差在哪了?为啥目标责任制机关党建考核得分这么低?”某次考核结束后,吉林省某单位一把手带领班子成员,堵在省直机关工委某位副书记的办公室门口“讨说法”。

“我们把展示工作成绩的视频都带来了,就占用您半个小时,我再跟您汇报一下……”副书记摆摆手:“用不着汇报,我把负责考核的同志叫过来,当面告诉你们差在哪里。”

听完情况反馈,“一把手”脸红了,但仍不甘心:“我们还得到过省委省政府的表彰……”副书记摇摇头:“述职时没充分展示成绩,这属于前期准备不足,难道不是你们自己的责任?”

“那我们现在把材料补交上来,您能不能帮忙改一下成绩?”副书记竖起眉毛:“改不了!要是都像你们这样,考核还有什么意义?对待考核都不认真,说明你们平时就不重视机关党建!”

刚送走“带队上访”的一把手,这位副书记就接到了该单位主管领导(副省级)的电话:“听说他们去找你了?”?“找了,才从我这儿出去。”?“这次考核太让我丢脸了!你替我好好批评他们!千万要让他们接受教训,长点记性!”

为什么从基层单位负责人到省级主管领导,都会由于机关党建工作考核成绩而红脸出汗、如坐针毡?原因就在于吉林省不按“套路”抓考核,夯实了“一级抓一级,层层抓落实”的管党治党新格局,打开了党建工作的新局面。

述职评议“变上来为下去”

过去,吉林省的党建考核是“领导坐机关,部属来汇报”,这种方式可谓“省事又省心”。打个电话,发份通知,挑选几位代表,召开一场大会,讲十分钟成绩。真正落实与否?谁也说不清。考核成绩只能看“临场发挥”,依靠主观判断。

现在,吉林省直工委把“请上来”变成“走下去”,这看似简单的调整使考核真正“砸”到了实处。他们将下辖的133个单位按照党政机关、中直单位、群团组织、企事业单位分类划片,4位分管副书记分头扎进基层,实地参加述职评议会。新招准确击中了各级党组织书记的“软肋”。因为听取汇报的不再只有上级领导,还增加了本单位的党员群众代表——这意味着以往那种“只需让领导满意”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书记们站在台上,既是向省直工委的领导述职,又要接受自己部属们的监督。面对一双双“雪亮的眼睛”,某些书记再也不能把没完成的工作说成“已完成”,把没做好的工作说成“做得好”。就算有人敢在述职报告里“注水”,随后的现场评议也会将这些“水分”挤出来。

个别同志质疑:“现场评议无非是提提意见、打打分数,能有什么实际作用?”其实,吉林省的党建述职评议不仅是“剖析会”“点评会”,更是“真刀真枪”的“擂台赛”,道道“关卡”总能让书记们“脸发烫” “真出汗”。

第一关是“一述一评”。每位基层党组织书记述职后,必须接受部门(单位)党委(党组)书记(兼机关党委书记)点评;各党委(党组)书记述职后,必须接受省直工委领导点评,可谓“人人闯关”。点评时都说什么?问实实在在的问题,提实实在在的意见。这个环节紧扣实际工作,没有“题库”或“考试范围”,书记们无从准备。“有多少离退党员?发展新党员有哪些流程?困难党员怎么帮扶?……”面对“连珠炮”似的提问,各位书记抓党建的实际能力高下立现。

第二关是“现场打分”。述职评议会结束前,由党组(党委)班子成员、机关党委委员、基层党组织书记、党员群众代表组成的“考官团”,还要根据“考生”的“台上表现”和“台下表现”,现场填写不记名测评票。测评票共设5个项目,包含19个采分点,总计100分。在这个环节,党员群众用分数行使话语权和决定权——人人心里都有一杆秤。

“新型”党建述职评议在吉林省铺开的第一年,各级单位就梳理出“一岗双责”不到位、党建工作力度弱、监督职能弱化等突出问题2196个,提出意见建议或整改措施2286个。可见,这种考核不仅“上接天线、下接地气”,还点出了成效和问题,评出了责任和压力。

日常抽查“秋后算账”

2016年底,某单位开展党建述职评议考核。该单位的党建工作有亮点、有特色,并且评议准备充分、现场述职扎实,各级点评深入,得到与会省直工委领导的称赞。当大家都以为胜券在握的时候,省直工委领导突然发问:“我们掌握的记录显示,今年上半年暗访时曾发现你们单位有人在工作时间网购、打游戏,情况属实吗?”单位一把手赶紧回答:“确实有这个情况,我们已经严肃批评了那位同志,他自身思想压力也很大,怕因为此事影响整个单位绩效……”后来,尽管该单位在述职评议阶段表现优异,但“工作作风散漫”的问题直接拉低了党建考核分数,绩效奖金被定为第三档。结果一公布,该单位上下一片哗然。对此,省直工委的解释很明确:述职评议属于“期末考试”,调研暗访属于“日常抽查”,二者缺一不可。

吉林省规定,党建工作考核成绩由三部分组成:一是述职现场群众评议得分,占40%权重;二是省直工委平时调研、督查、暗访了解的情况得分,占30%权重;三是党建重点任务完成情况得分,占30%权重——“日常抽查”与“期末考试”一样重要。

“日常抽查”怎么查?一查“参与度”,要求各单位将开展“三会一课”和其他党建活动的基本情况登记造册,督促各级党员干部 “腿脚动起来”。二查“思考力”,要求各单位围绕“两学一做”等教育实践活动撰写报告总结并进行展示,促使党组织书记 “脑子转起来”。三查“纪律性”,联合相关职能部门定期暗访各单位日常作风建设问题并记录备案,让各级党组织“神经绷起来”。四查“老毛病”,对照上年度考核发现的不足和缺陷,检查整改举措落实情况和实际效果,帮助各单位 “身体强起来”……此外,他们还采取随机调研、交叉互检等方式,持续跟踪掌握工作动态,定期梳理汇总并形成“账本”。年底党建述职评议阶段,省直工委按照“账本”中的记录“秋后算账”。此举不仅打破了“一考定乾坤”的陈旧模式,也使整个考核工作更加全面客观。

这样,一些“临时抱佛脚”的单位马失前蹄,而那些平时扎扎实实抓党建的单位则脱颖而出。每个反面案例都带来震撼,每个正面典型都带来启迪。吉林省的党员干部逐步意识到:党建考核不是年底“一锤子买卖”,而是一项“抓常抓细抓长”的系统工程,来不得半点马虎;机关党建的责任也压在每个人肩头——党组织书记必须“勇担当、抓落实”,普通党员必须“尽义务、抓自律”,人人尽责大家沾光,一人懈怠大家担责。

小小分数“拨千斤”

尽管各种教育活动接踵而来,但某些单位和部门的机关党建工作还是没有“分量”,往往处于“说起来重要、抓起来次要、忙起来不要”的尴尬状态。但是,吉林省却以考核为“天平”,以分数为“砝码”,让党员干部真切体会到了党建工作沉甸甸的“分量”。

要感受这种“分量”,就得看看“钱包”。吉林省规定,机关党建考核成绩在党群部门绩效考评(100分)中占10分,在政府部门绩效考评(100分)中占3分,绩效考评则直接跟年底绩效奖金挂钩。乍一看,机关党建分值在两类绩效考评中的权重很低。然而在实际操作中,往往0.1分就能决定党群部门的绩效奖金档次,0.005分就能决定政府部门的绩效奖金档次。也就是说,看似无关痛痒的党建考核分数,却能决定各级干部绩效奖金的多寡。

绩效奖金各档次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大到能让党组织书记深夜难眠。某省直单位因机关党建工作开展不力,绩效奖金连续两年被定为第三档。张榜当天晚上11点多,该单位书记打电话向省直机关工委领导求情:“我的奖金不要了,能不能把大家的奖金档次提上来?连续两年少发这么多奖金,我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这位书记承受的压力有多大? 只要算笔账就一目了然。根据2016年吉林省直机关绩效奖金标准,一档单位的人均奖金与三档单位相差几千元。试想,一个单位少则十几人,多则上百人,大家辛苦工作一整年,如果因为机关党建考核成绩差,到了年底比兄弟单位的同事少拿几千元,这难道不是党组织书记的责任吗?

这种“分量”还能直接影响各级领导头上的“帽子”。一方面,机关党建考核成绩是评先选优和领导干部年度考核的重要依据。另一方面,吉林省实行“一把手兼任机关党委书记”制度,如果考核成绩说明某同志“不能认真履行第一责任人责任”或者“不宜担任机关党委书记”,那么该同志将很可能失去“一把手”这顶“帽子”。

吉林省用年底考核的分数“锁”住了“票子”和“帽子”,使机关党建工作终于实化为压在各级一把手肩头的千钧重担。压力带来动力,“危机感”催生“使命感”,机关党建的面貌也由此大为改观。据了解,吉林省所有基层党组织书记除每年提交述职报告以外,还必须于两至三年内轮流完成党建考核现场述职评议,从而实现所有党组织党建述职“全覆盖”。

实践让我们看到,吉林省直机关这种不按“套路”的考核,创造出了一种解决党的工作被“虚化、弱化、边缘化”问题的好办法。

 相关链接: 紫光阁杂志网站 2017年第11期 党建前沿栏目

 

上一章:吉林日报2018年4月24日:吉林省直机关纪工委:强化监督问...           下一章:吉林日报2017年11月30日:省直机关工委开展专题议党